中交一航局校报电子版-第1170期(2017年3月1日) - 第04版
 
期次查询  |  全文检索  |  返回版面  |  返回首页

守望的路口

作者:□ 文/王朋朋

  乘坐临县开往老家的公交车半个多小时,就到了这个路口。
  县城没有通铁路,镇上的人们出远门都要搭乘临县的火车,而这个路口就是人们乘坐公交车的地方。路口,几间破旧小店门牌上总蒙着一层灰,面包车司机们围坐在树下大声吆喝着手里的牌,回到家的感觉从下车的那一刻就变得深刻起来。
  母亲总是守望在这个路口。她把电动三轮车停在一旁,在车流中费力地寻找灰白相间的城际公交车,她一看到我下车,立刻就变得欢快起来,笑着向我招手:"朋,朋,这呢,这呢!"而我总是一脸不快:"妈,我都告诉你了五点到,你三点就来了,接你电话我还没下火车呢,来这么早不冷呀!"母亲依然笑着:"在家也没啥事,就提前过来了。"那天的下午忽然降温,母亲只穿了件单薄外套,路上母亲一直说个不停:"小雪结婚了,你还记得吗,你俩同学,人家只比你大一岁!薇薇考上大学啦,没发挥好,平时学习那么好。你在那边还适应吧,比原来胖了点,挺好……"母亲一惯这样,而我坐在后面却不停地懊恼:"下次回来不告诉她了,直接花几十块钱雇辆车回来!"身后,两排杨树一点点退后,枯黄的落叶在暗灰大地上赤裸着,随着风上下翻腾,太阳也渐渐隐去,没了光亮。
  相对于焦急等待,分别似乎让人更难接受。春节的假期,一晃就过去了。要走的前一天,母亲进进出出,一会端来一盘水果,一会拿着东西问我要不要带,再早些年的时候,母亲会去托"赶集"的人买些排骨、鱼肉,一回家就炖肉,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母亲却依然总问我想吃什么,冰箱满满的,我实在想不出,又不想让她失落,随便说了个:"要不买点咸菜吧!"母亲立刻高兴起来:"行,我去镇上买点咸菜,很快回来!"
  出发那天早上,母亲提前把饭菜做好才喊我们起床,母亲从我上小学开始,不管起多早,从来都没定过闹钟,她总是笑着说:"心里有事,醒得来!"公交车到了,我催她早些回去,直到上车入座,她依然目送着我,我探出窗户向她挥手:"早点回去吧!"但她每走一步就把头偏过来看我,笨重地控制着电动车的速度。这一幕是何曾相似!我脑海浮现出刚开始住宿学校的时候,母亲也是这样目送我,我一顾三回头,跟在人群中,极不情愿地往前走,母亲站在门口冲我挥手:"去吧朋,照顾好自己!"
  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弟弟也上了大学,二十年聚少离多。这些年,母亲有些老了,夹杂的白发渐渐占据了多数,皱眉也越来越多,唯一不变的是依然守望在路口,一个不知道承载着多少人厚重情感的路口。
特别推荐:
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,将奖励人民币200元,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,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%给您!
联系QQ:1431537992、2558318645,电话:010-62978088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本版其他文章
我有话说
验证码:
点击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请您注意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·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·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,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
·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版权所有:中交一航局  在线投稿
服务提供: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  中国内刊网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